博言网 门户 新闻资讯 马来西亚新闻 查看内容

初创生态“疫”起蓬勃发展 新加坡“独角兽”走向世界

2022-11-25 05:00| 发布者: lυΘ他眉骨| 查看: 438| 评论: 59|原作者: lυΘ他眉骨|来自: https://www.zaobao.com/lifestyle/feature/story20221125-1336827

摘要: 全球经济在疫情和后疫情时期遇到困难和不确定性,本地初创公司生态反而开始蓬勃发展,去年本地有11家初创公司跻身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“独角兽”公司行列。近年本地初创环境在硬件、软件和文化不断优化,未来还将面临哪些挑战?

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商学院高级讲师闫黎博士认为,本地初创公司生态近年蓬勃发展主要有两个原因,“首先是全球经济在疫情和后疫情时期遇到困难和不确定性,但新加坡政府的高效治理,使本地经济展现出非一般的坚韧和平稳发展势头,使本地成为区域乃至全球初创企业的首选地之一。第二个原因是,新加坡人才优势明显,作为全球金融中心,风险投资汇聚新加坡,资本充沛,辅以政府的鼓励和推动,本地人的初创意愿远高于世界其他地方。”闫黎认为这股趋势随着疫情淡化,经济步入正常发展轨道,会更加明显,他预测未来几年会看到新一轮的初创高潮。

去年本地也有11家初创公司跻身“独角兽”公司行列,所谓独角兽指的是未上市初创公司的估值超过了10亿美元(约14亿新元),其中一家是本地知名二手货电子商务平台Carousell。陈翊伟(39岁)在2012年跟两名伙伴创办Carousell,目前已进军马来西亚、菲律宾、香港、台湾等八个市场。他接受《联合早报》访问时坦承本地初创环境比10年前更进步和完善,在硬件、软件和文化上都有改变。

科技初创黄金时代终结?

根据世界银行的研究报告,我国初创公司生态蓬勃发展,成为周边国家的学习榜样。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也开始建立起自己的初创公司生态,使区域竞争更加激烈,我国将面临不少挑战。

软硬件和文化已改变

陈翊伟建议推出更多课程,让本地初创企业家学习东南亚各国习俗和经商文化,帮助他们避免犯错,更快适应新市场。

贝恩公司(Bain & Company)和蒙克山基金(Monk's Hill Ventures)最近发布报告,东南亚经济未来10年的平均年增长率预计达4%至5%,超越全球其他发展中区域,主要增长动力来自科技业者。ACE首席执行官梁慧芬透露,本地目前约有4000家初创公司,主要从事资讯科技、电子商务、人工智能、金融科技等领域。梁慧芬说:“新加坡有稳定政府,推出不少扶持初创公司的政策和资助。本地有良好的司法和监管体制,有助于吸引投资者和风险资本。另外,新加坡地理位置优越,处在东南亚中心,是进军这个庞大市场的跳板。”

陈翊伟说:“首先,你要有迫切想解决的问题。就算问题很大,你应该从小处开始着手,如果做得好,会有放大效应。例如Carousell创业初期,我们专注在一小撮核心用户,他们喜欢我们的平台,自然就会介绍亲友使用,逐渐让更多人知道。最后你要有开放心态,可以接受批评甚至反对意见,随之改善产品或服务。”

三方合作是致胜方程式

杨志文说:“你必须要有韧性及很大的信念,咬紧牙关坚持下去!不要害怕失败。很多时候你会想放弃,周围关心你的人也会劝你放弃。不过如果你坚信这是正确道路,就继续坚持下去。”

“硬件”指的是基础设施,陈翊伟以纬壹科技城起步谷(JTC [email protected])为例:“我们10年前设立Carousell时,这里只有“大牌71”这栋楼,现在周围建筑物全都聚集各种初创公司。这里也出现了各种消闲设施,如餐厅、篮球场、足球场等,让初创公司员工努力打拼之余能放松一下。附近也建造了地铁站、启汇城(Fusionpolis)、启奥城(Biopolis)等,周遭环境非常有活力。”

借助周边国家的优势

梁慧芬不认为这是黄金时代的结束,而是企业转型的自然过程。“投资者现在更谨慎,要看到企业有符合实际的增长计划,让企业变得更注重持久性盈利。疫情让一些科技初创企业的生意大增,也严重打击另一些企业。全球经济目前面对很多挑战,科技初创公司跟其他产业一样,正面对周期改变。”

 

创业老鸟给菜鸟的忠告

新加坡在打造初创公司生态上取得骄人成绩,被一些专家和媒体誉为“亚洲硅谷”,然而多数受访者却持不同看法。

本地初创企业家杨志文2014年开发的Lomotif是短视频社交媒体应用程序,被誉为抖音和快手的竞争对手,提供各种短视频剪辑和编辑功能。为了解和开发市场,杨志文在创业初期曾远赴美国旧金山五年,结识许多硅谷科技人士。Lomotif去年被美国数码媒体财团Vinco Ventures和Zash以1.25亿美元收购八成股份,并由杨志文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。

梁慧芬指出政府、初创企业家和私人领域的三方合作是新加坡发展初创生态的“致胜方程式”。她以ACE为例:“我们的荣誉赞助人是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,董事会成员很多元化,包括初创企业家、高等学府代表、创投公司代表等。”

陈翊伟在大学时期曾到硅谷的科技公司实习一年。他认为在高等教育和创投方面,新加坡的水平接近硅谷,然而本地初创企业家打造国际化产品的思维和能力则有待进步。“我们还在学习阶段,还没到可以打造下一个苹果或谷歌的境界。不过我认为如果新加坡继续目前的发展趋势,本地初创公司或能打进世界500强企业的行列。”

梁慧芬坦言,本地市场小又缺乏人才,因此ACE一向鼓励初创企业家要放眼区域甚至全球市场。ACE目前跟全球17个城市建立合作关系,旨在帮助初创公司拓展海外市场,为它们进军这些市场牵线。“在全球化经济环境,竞争一直存在,但我们也可以同时跟周边国家合作,借助彼此的优势。”

本地初创公司生态近年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景象。根据国际调研公司Startup Blink发布的2022年全球初创公司生态系统指数(Startup Ecosystem Index),新加坡名列第七位,也是亚太地区的榜首。去年,新加坡的初创公司共集资147亿新元,比2020年增加了近两倍。今年头九个月,本地初创公司集资了113亿新元,有可能超越去年的集资数额。

闫黎也提醒我国大力扶持初创公司,可能导致一些公司过度依赖政府。“有些学者认为,新加坡政府给予本地初创企业的指导、扶持和照顾过于优渥,导致部分公司遇到困难的时候,往往比较依赖政府的支持,对未来的发展和扩张可能不利。”

创办于2003年的创业行动社群(Action Community for Entrepreneurship,简称ACE)是初创公司的商会。与传统商会不同的是,ACE不局限于任何行业,主要面向本地初创公司,致力营造充满活力的创业生态环境,助本地创业者一臂之力。Carousell创立初期就曾在ACE初创公司计划下获得资助,而陈翊伟目前也是ACE董事会成员。

成为“亚洲硅谷”的挑战

陈翊伟则说市场有起有落是正常现象,他预测虽然很多人被裁,但一些人会趁低潮出来创业。“世界有解决不完的问题。有些人会为解决这些问题或怀抱某些理想,出来开设初创公司,这也是创投公司最好的投资时机,或会带动下一波初创热潮。”

梁慧芬则说:“新加坡重视教育、创新与科研等,朝‘亚洲硅谷’的方向前进。然而美国跟新加坡完全不同,硅谷只是美国其中一个地区,可以跟其他美国城市的初创产业合作,形成庞大的网络效应。新加坡是城市国家,不具备这个优势。新加坡不该给自己压力要成为亚洲硅谷,更重要的是要利用有限资源尽力发展初创企业。”

全球科技企业过去几年发展迅速,进入“黄金时代”,近期却掀起裁员风,如亚马逊、脸书母公司Meta和推特等都宣布裁员。这股裁员风也吹袭我国,过去两年约有18家本地科技企业裁员,超过1万名员工受影响。例如虾皮(Shopee)母公司冬海集团(Sea)过去半年就裁退超过7000名员工,占公司总员工人数约10%。此外,Grab、Foodpanda及Agoda等也宣布裁员。有些评论员认为,这是科技初创公司黄金时代的终结。

全球经济在疫情和后疫情时期遇到困难和不确定性,本地初创公司生态反而开始蓬勃发展,去年本地有11家初创公司跻身市值超过10亿美元的“独角兽”公司行列。近年本地初创环境在硬件、软件和文化不断优化,未来还将面临哪些挑战?

“软件”指的是人才和投资,新加坡在过去10年成功吸引到许多顶尖科技人才和创投公司。而“文化”指的是本地人开始接受和了解初创公司,陈翊伟说:“大家现在更能接受初创公司在营运过程中会犯错和失败。这让初创公司更愿意冒险开发新产品或进军到其他市场,你会看到一些公司发展为独角兽。学校和家长也更鼓励孩子创业。”

闫黎分析:“目前来看,这些竞争还是互补为主,并不是零和竞争,初创企业也不乏跨境跨区域项目。越南和印尼的成本优势较为明显,不少企业将编程团队和售后团队安排在那里。”

杨志文说:“新加坡虽然是领先的科技枢纽,本地初创公司数量近年也大幅增加,但离成为亚洲硅谷还有一段距离。硅谷当地有‘把善意传下去’(pay it forward)的文化,富有经验的企业家、投资人和导师会以一杯咖啡的价格,为初创企业家提供帮助。我希望能在本地看到更多这类例子,本地初创企业家应该跟新人多分享知识。”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