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言网 门户 新闻资讯 马来西亚新闻 查看内容

尤今:小叔日砰

2022-12-7 05:00| 发布者: 歆雨&倾尘| 查看: 787| 评论: 48|原作者: 歆雨&倾尘|来自: https://www.zaobao.com/lifestyle/columns/story20221207-1341068

摘要: 婆母把巴里奥米和廉价米掺在一起煮这件事,一直被我们传为笑谈,笑了好久好久。事后,日砰说了两句很有哲理的话:“要让妈妈的生活缤纷,孩子必须学会讲白色的谎言。”自此之后,不管买什么孝敬母亲,吃的、喝的、穿的、用的,总刻意隐瞒真实的价格,或者告诉她,是从大减价的货色里捞回来的,婆母自是享受得心安理得。在不惑之龄,日砰被一家跨国公司网罗,派往中国,在深圳分公司独当一面。纯受英文教育的他,在马来西亚求学时,第二语文是马来文;大学毕业后,生活语言和工作语言都是英语,华文华语对于他来说,就好像是天边的语言。刚去中国任职

与日砰共事多年的同事如此评论他:“在公务上,他像包公,举贤任能,倘若有人想走后门,连个扁扁的门缝也找不着!在财务上,他锱铢必较,一分一毫都必须有个清楚的去处,清廉刚直得近乎执拗,甚至可被视为不近人情;在私生活里,他却像宋江,仗义助人,慷慨大度,不计小节,充满了人格魅力!”

(三之二)

果然,不久,他递上辞呈,可在公司一再挽留下,又多做了两年。之后,不管谁来说项,都动摇不了他想要追寻自由的决心。

精彩呀!寥寥数语,便道出了学习语言的秘诀。我的确认识一个“绕着水缸走”的人,她是英国籍的华裔,在北京跨国公司工作多年,说起普通话,结结巴巴,词不达意——学不好,不是能力问题,而是态度问题。

婆母把巴里奥米和廉价米掺在一起煮这件事,一直被我们传为笑谈,笑了好久好久。事后,日砰说了两句很有哲理的话:“要让妈妈的生活缤纷,孩子必须学会讲白色的谎言。”自此之后,不管买什么孝敬母亲,吃的、喝的、穿的、用的,总刻意隐瞒真实的价格,或者告诉她,是从大减价的货色里捞回来的,婆母自是享受得心安理得。

他在深圳工作期间,曾多次邀请我和家人到深圳去玩。我们一住便是两个星期。大吃、大喝、大玩、大闹,几乎把他家的屋顶都掀翻了。这些温馨的记忆,在心的园圃里,绽放成一片片氤氲着香气的花海。

在不惑之龄,日砰被一家跨国公司网罗,派往中国,在深圳分公司独当一面。纯受英文教育的他,在马来西亚求学时,第二语文是马来文;大学毕业后,生活语言和工作语言都是英语,华文华语对于他来说,就好像是天边的语言。刚去中国任职时,只会讲几句简单的普通话,他发挥了“拼命三郎”的精神,拼命学、放胆说,荒腔走调的发音让人忍俊不禁,他耸耸肩,说:“嘿嘿,只要我不笑自己便行了呀!”

年过半百时,他告诉我,他想要辞职,去过过海阔天空的日子。我自然是不信的,他身居高位,呼风唤雨,要啥有啥,哪有可能平白无故地抛弃如此丰厚的俸禄?再说,他身强体壮,思维敏锐,正是“更上一层楼”的大好时机呀!他叹了一口气,说:“钱财如枷锁啊!我在中国多年,公务缠身,一直想去攀爬万里长城,却始终缘悭一面;就连近在咫尺的大城小镇,也没空去玩!不但遗憾,而且,荒谬!”这时,我知道当年那个“顽童”在呼唤他了,辛劳了半辈子后,他想要过过那种逍遥的日子了。

不出几个月,一口普通话便溜滑如水,还能出口成章哪!上餐馆时,用普通话点菜,不费吹灰之力便念出一串串菜肴的名称,我称赞他,他笑嘻嘻地应道:“马死落地行呀,在中国生活,不懂普通话,能行吗?”顿了顿,又正色地说:“生活就是一缸水,如果水里放了糖,你便一身甜;如果水里放了盐,你便一身咸——关键是,你必须把整个的自己浸在里边。有些人,一直绕着水缸走,当然不咸不甜,一无所得啦!”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