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言网 门户 新闻资讯 马来西亚新闻 查看内容

林增如:漫画在亚洲的2023年角色

2023-5-27 08:17| 发布者: lυΘ他眉骨| 查看: 935| 评论: 42|原作者: lυΘ他眉骨|来自: https://www.zaobao.com/forum/views/story20230527-1398584

摘要: 在刚过去的星期日(5月21日),我参加了《联合早报》庆祝创刊100周年,在榜鹅综合社区中心(One Punggol)一楼举行的“生活百态”线上线下漫画展推介仪式。现场展出10位早报漫画作者的各一幅作品,参观者只要扫描QR码,就能看到更多他们的漫画。这些QR码也会贴在指定的小贩中心的桌面上,食客在扫描后,就能一边享用美食,一边用手机欣赏漫画。漫画展的专属网页(http://bit.ly/zb100comics)所展出的大多数漫画,透过幽默有趣的视角,描写新加坡的生活点滴。这与10年前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早报庆

这与10年前在国家图书馆举办的早报庆祝创刊90周年漫画展大异其趣。本世纪初,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撰写了一篇关于1907年至1980年新加坡华人漫画史的硕士论文,因而以顾问的身份参与了那次展览。展览使用了我的研究资料,配合展览活动,我也做了一次演讲。

不过,这不禁让我陷入沉思——100年后,漫画是否仅仅是我们吃饭时阅读的一种娱乐方式?还是它们能为思考社会问题和国际事务提供更多的思路?在展览上,有记者问我希望在早报看到更多什么内容,我的回答是:鉴于当前国外政治和经济不稳定,阅读幽默漫画可以帮助我们放松。但我也希望看到更多的国际时事报道,因为对我们的年轻人来说,了解供应链问题和其他影响我们的动荡事件非常重要。这些可以通过文字、图片和漫画的形式呈现出来。

亚洲是如此多元,我们该如何在2023年探讨亚洲漫画在当今世界中所扮演的角色?但正是因为当前的全球冲突导致全球化倒退,各国设置障碍并强调边界,我们更应该寻找共同点、关联性、汇合点并促进合作。外交在这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,但文化,而在这一点上,漫画和卡通,则可以帮助人们分享和交流思想,以及创建联系网的可能性。这并不是要过度概括问题,也不是要忽视地方的因素、历史和身份认同,而是在这个动荡和冲突的时代,像漫画这样的东西可以跨越边界,让我们找到仍然可以把我们团结在一起的东西。漫画的作用是提供视角,为对话提供共同的基础。

黄金顺译

(作者是《国际漫画艺术期刊》区域编辑)

在刚过去的星期日(5月21日),我参加了《联合早报》庆祝创刊100周年,在榜鹅综合社区中心(One Punggol)一楼举行的“生活百态”线上线下漫画展推介仪式。现场展出10位早报漫画作者的各一幅作品,参观者只要扫描QR码,就能看到更多他们的漫画。这些QR码也会贴在指定的小贩中心的桌面上,食客在扫描后,就能一边享用美食,一边用手机欣赏漫画。漫画展的专属网页(http://bit.ly/zb100comics)所展出的大多数漫画,透过幽默有趣的视角,描写新加坡的生活点滴。

这也是我最近在槟城的一个漫画展开幕式上,就亚洲漫画所发表的主题演讲的重点。该展览由马来西亚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举办,它希望通过台湾和马国艺术家的纪实漫画来揭示社会问题。至今为止,关于亚洲漫画的书籍有两本,即约翰·伦特(John Lent)的《亚洲人的漫画》(Asian Comics)和保罗·格雷维特(Paul Gravett)的《亚洲漫画》(Mangasia),内容涵盖了16到18个国家和地区,主要集中在东亚、南亚和东南亚。但实际上,取决于你查看了哪些网站,亚洲的面积要比这大得多。它是世界上最大的洲,拥有47亿人口,约占世界人口的60%。如果算上西亚、中亚和北亚,差不多有50个国家。如果我们在看待世界的方式上更宽广、更包容,我们甚至可以把俄罗斯包括进来。

只有关注与我们所有人有关的问题的大局(或漫画),我们才有希望超越相互冲突的国家利益,而这些目前似乎正主导着我们的叙事。我在本文前面把俄罗斯列为亚洲的一部分,是有意为之的。如果我们只把他们视为坏人(俄罗斯并不是铁板一块,一些人反对战争),就没有解决问题和对话的空间。你可以说我是理想主义者,但我是一个一生从未停止看漫画和卡通的人。用福建话说,就是“吃不大”(jiak beh tua)。但我相信这就是漫画在亚洲或任何地方的作用——帮助我们更清楚地,或许也更天真地看待这个世界。

另一个强有力的主题是社会公正。由拉姆·德维内尼(Ram Devineni)和维卡斯·K·梅农(Vikas K. Menon)撰写、丹·戈德曼(Dan Goldman)绘制,并于2014年出版的《普里亚的力量》(Priya’s Shakti),风格就像关于印度神话的传统漫画。但它的灵感来自于2012年12月德里一名女学生,在私人公交车上被轮奸和谋杀的悲惨事件。这部漫画的网络版和印刷版大受欢迎,催生了一系列续集,如关于女性被泼硫酸的漫画故事。

那次展览较具历史意义,展出了从1923年至2013年的漫画作品,反映了过去90年来新加坡社会的变迁。本次展览别出心裁,利用新的平台和科技,以不同的方式展示本地漫画作品,令人耳目一新。公众无须参观静态展览,就可通过扫描特定小贩中心的桌面上的QR码,参观漫画展。去小贩中心用餐则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项主要活动。

例如,在过去10年所看过的一些亚洲漫画中,我发现对环境和气候变化的关注是其中的一个主题。在泰国漫画家沙里·参汉玛(Shari Chankhamma)的《淹没的房子,飞翔的房子》(Flooded House, Flying House)故事中,贫富差距达到了新的高度——富人住在天上,穷人则生活在海上(世界因环境灾难而被洪水淹没),并且已经变异到手上有鳍。这是一部触及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环境和经济威胁的反乌托邦作品,也是世界上任何读者都能认同的主题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